5pypp p2ar0V

From Camera Database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fdbgk寓意深刻小說 元尊討論- 第六百八十五章 肉身为饵 -p2ar0V
[1]
龍血武魂 段少爺

小說推薦 - 元尊
第六百八十五章 肉身为饵-p2
于是,一息之后,枪尖与笔尖几乎是同时间,自两人的胸膛处洞穿而过,带起喷薄的血雾。
一波波狂暴到极致的源气风暴,直接是在此时自周元的体内爆发出来,空气震荡间,带起刺耳的音爆之声。
只见得那里,枪尖与笔尖针锋相对,而手持它们的周元与武煌,此时两人的身躯上,皆是有着血雾喷薄而出。
所过之处,空间震荡。
唰!
他的身影,也是暴射而出,化为一道流光掠过天际,那般架势,显然是不会有丝毫的相让。
天地间,无数人望着这一幕,皆是为之动容。
轰!
真正的以命相搏,看得无数人头皮发麻。
一波波狂暴到极致的源气风暴,直接是在此时自周元的体内爆发出来,空气震荡间,带起刺耳的音爆之声。
“天诛。”
周元见状,眼神冷冽,他没有半点的犹豫,也没有半点回防的姿态,锋利笔尖轻颤间,掠向武煌胸膛。
所有的狂暴归于平静。
嗤!
那种源气强度,也是在节节攀升。
那种力量,似乎与先前武煌所施展的如出一辙。
不过,也正是在那无数人惋惜叹息与武煌神魂狂笑间,那血红蘑菇云中,似是有着一道低不可闻的声音,悄然的传出。
只见得那里,枪尖与笔尖针锋相对,而手持它们的周元与武煌,此时两人的身躯上,皆是有着血雾喷薄而出。
武煌的长枪虽然洞穿了他的身躯,但大部分的力量都被“银影”所吸收,而周元的天元笔在洞穿武煌身躯时,无数毫毛却是在那瞬间爆发出来,直接毁灭了武煌身体内部。
他显然是知晓周元体内的怨龙毒,毕竟这是当初他父王的手笔。
如果不是此时的两人浑身都没有神府光环出现,他们甚至都要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已经踏足神府境了...
如果不是此时的两人浑身都没有神府光环出现,他们甚至都要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已经踏足神府境了...
铛!
血海滔天呼啸而来,周元的眼神也是变得肃然起来,武煌这般攻势,几乎是倾尽了所有的力量,堪称是绝杀。
周元凝视着那血红巨龙,下一瞬,双手陡然结印。
两道流光裹挟着毁灭之势,数息之后,便已是轰然相撞。
血雾自两人的眼前飘过。
天地间,无数人望着那场血红蘑菇云,再看着那神魂遁出,正仰天狂笑的武煌,都是沉默了下来。
武煌手握血晶枪,枪身挥舞时,宛如是有着血海涌动。
轰!
天地间,无数人望着这一幕,皆是为之动容。
那是肉身自爆!
他眼神阴厉的锁定周元,眼中的杀意在此时强盛到了极致,下一瞬,他猛的一步踏出,身影如流光,直接对着周元暴射而去。
周元见状,眼神冷冽,他没有半点的犹豫,也没有半点回防的姿态,锋利笔尖轻颤间,掠向武煌胸膛。
那个周元,恐怕是必死无疑了。
不过还不待他们冲入城中,一朵血红色的蘑菇云便是携带着毁灭般的源气洪流倾泻开来,那洪流撞击在离圣城强者所布下的源气光罩上,将光罩也是震得涟漪不断。
武煌屹立虚空,此时他的身形如龙如修罗,散发着凶戾之气,一对阴冷的眼瞳,死死的锁定着周元的身影,此时后者经过这一轮的爆发,已经再度让得他感觉到了极其强烈的威胁。
血红的巨龙,缠绕在周元周身,滔天的怨气弥漫出来,直接是引得天地间的温度都是骤然降低,冷冽彻骨。
轰!
不过还不待他们冲入城中,一朵血红色的蘑菇云便是携带着毁灭般的源气洪流倾泻开来,那洪流撞击在离圣城强者所布下的源气光罩上,将光罩也是震得涟漪不断。
天空上,正仰天狂笑的武煌笑声凝固,他的神魂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望着下方。
血红巨龙仰天长啸,下一刻俯冲而下,直接是与身披银甲的周元相撞。
铛!
无数道视线望着此时爆发的周元,皆是一脸的无语。
周元眼眸抬起,眼目冰寒,淡声道:“说起来,也是多亏了你那父王,若非他当年所赐,我今日也无法将这怨龙毒掌控。”
神魂包裹着那一滴赤红鲜血,冲天而起。
周元见状,眼神冷冽,他没有半点的犹豫,也没有半点回防的姿态,锋利笔尖轻颤间,掠向武煌胸膛。
周元手掌抬起,天元笔也是缓缓的升起,笔尖震动,引得空间波荡。
而周元,也终于是第一次的能够主动动用怨龙毒的力量。
所有的狂暴归于平静。
在银甲之上盘踞的血龙光纹,也是在此时蠕动掠出,覆盖在了天元笔斑驳的笔身之上。
“天诛。”
这两人的交锋,简直就是在比谁能够爆种的次数更多吗?!
武煌手掌一握,血晶枪出现在其手中,阴沉道:“我今日倒是想要看看,是你这怨龙变厉害,还是我这修罗圣龙变更胜一筹!”
血海滔天呼啸而来,周元的眼神也是变得肃然起来,武煌这般攻势,几乎是倾尽了所有的力量,堪称是绝杀。
那是肉身自爆!
嗡嗡!
离圣城外,楚青,李卿婵他们皆是面色剧变,疯狂的对着城内暴射而去。
轰!
嗤!
武煌看了一眼自己,只见得血肉下,有着无数光线在肆虐,他的身躯上,不断的出现一道道狰狞裂痕。
但他们面目皆是异常的森冷狰狞,丝毫没有退让之势。
血海滔天呼啸而来,周元的眼神也是变得肃然起来,武煌这般攻势,几乎是倾尽了所有的力量,堪称是绝杀。
当那道低声音落时,肆虐的血红蘑菇云似乎是在此时直接凝固,一种玄奥的力量荡漾,然后所有人便是不可思议的见到,血红蘑菇云爆发的洪流悄然的散去。
轰!
周元眼眸抬起,眼目冰寒,淡声道:“说起来,也是多亏了你那父王,若非他当年所赐,我今日也无法将这怨龙毒掌控。”
周元眼眸抬起,眼目冰寒,淡声道:“说起来,也是多亏了你那父王,若非他当年所赐,我今日也无法将这怨龙毒掌控。”